繁体版 简体版
2023TXT > 玄幻 > 镇国医圣 > 第五十五章因果论

“云涛,即便你让唐雨回来,也是没有用的。”

赵一凡闻言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记得有一部电影,叫做‘死神来了’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?”

唐云涛心里一个激灵,惊恐的看着赵一凡,说道:“赵先生,您的意思是,唐雨有血光之灾,所以她无论怎么提防,都是没有用的,这血光之灾都会应验,是这样吗?”

“嗯,没错。”

赵一凡点点头,“不过你放心,唐雨命中有此一劫,原本注定是九死一生,可会有贵人相救……”说到这里,赵一凡突然间停了下来,脸色变的有些古怪。

“贵人相救?”

唐云涛皱了皱眉,“赵先生,那这个贵人会是谁啊?”

赵一凡苦笑了几声,没有吭声。

唐云涛心里一动,联想到赵一凡古怪的脸色,愕然说道:“赵先生,这个贵人该不会是您吧?”

赵一凡摸了摸鼻子,自嘲的说道:“好像是跑不了了。”这也真是太巧了。刚才还被人说是江湖骗子,眼下这个骗子身份好像注定跑不了了。

“那……赵先生,您既然能看出来唐雨有血光之灾,那您,是不是也有办法化解?”

唐云涛突然间想到了这个可能。

“我先给你解释一下吧。”

赵一凡想了想,尽量用通俗的语言说道:“因果理论你听说过吧?”

唐云涛点头。

“俗话说,先有因,后有果,但这是从我们对世界认识的时间轴所得出来的结论,但事实上,并非如此,也可以说,先有果,后有因。”

赵一凡说着,拿起桌上一个纸杯,随手丢到了地上,对唐云涛说道:“纸杯掉在地上,是果,我拿起来丢掉它,是因;但如果不是我丢掉的纸杯,而是风吹倒的,那你会认为这风才是因,对不对?”

这一番话虽然说的有点绕,但唐云涛还是能听懂的。

“这一切实际上,是因为有时间轴的原因,时间在不断向前流动,某个东西只有在有结果了,人们才会去找影响结果的因素,但一个因素,会导致许多结果发生。”

“比如说,我拿起这纸杯丢掉,结果纸杯落在了凳子上,又或者马上落地时,一阵大风将它刮走,也可能旁边有人在空中将它接住,所以说,一个因素,可以造成很多种结果出现,但结果是属于随机,不确定的。只有结果发生了,才会去寻找是哪个因素导致的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因果关系,其实就是多因和多果,永远充满了不确定,但为了符合逻辑和时间轴,那必然要为果找一个因出来。”

赵一凡一口气说完,看着似懂非懂,皱着眉头思忖的唐云涛说道:“唐雨的灾,是为果,这个果是注定要发生的,所以肯定会有一个因出现,但影响这结果的因可以有无数种,最终,不符合逻辑的因果发生,都会变成人们口中所说的‘巧合’!”

“赵先生,我明白您的意思了。”

唐云涛将他的话,从头到尾仔细捋了一遍,说道:“您的意思是,即便是您,也阻止不了唐雨的血光之灾,是吗?”

赵一凡点了点头,实际上,强行使用灵力,来扭转唐雨的血光之灾发生,赵一凡是可以做到的,因为这只能算是一个小“因果”,但如果想要强行扭转一个大“因果”,比如逆天改命,那就不是目前的赵一凡,可以做到的了。

另外,唐雨刚才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,让赵一凡也有些生气,所以心里也想着,给她一点教训苦头吃吃。

毕竟,赵一凡也不是圣人。

“赵先生,您看,今天晚上这事情闹的……真是太对不起您了。”

既然无法阻止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,唐云涛知道,即便自己担心,也是无济于事的,他也不是十几岁的孩子,把烦恼忧愁都写在脸上,收拾了一下心情,才发现,明明是请赵一凡吃饭,却是坐了半晌,连杯茶水也没有给赵一凡斟。

“对不起赵先生,都是我的错。”

唐云涛连连向赵一凡道歉着,连忙喊服务员来点菜。

赵一凡的电话,突然响了起来,一看是郝峰打来的,赵一凡接了起来。

“赵医生,您忙不忙?”

电话那边的郝峰很是客气,同时还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发烫,真是丢人丢到家了,要不是弟弟和弟妹两人,求了他一天,郝峰真是不想找赵一凡来求这个情,开这个口。

赵一凡救了自己的命,还治好了自己的病,结果,郝文刚还背着自己惹怒了赵一凡,在郝峰的几番询问之下,郝文刚才吞吞吐吐的交待了,那天晚上他和几个朋友,讥讽嘲笑赵一凡的事情。

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郝峰气的当着弟弟弟妹的面,就狠狠甩了郝文刚几个巴掌。

人家赵一凡一开始早就心知肚明,为什么会给开帝王厅包厢了,之所以没有说破,还不是看在自己的侄子郝文刚过生日的份上,给他一个面子?结果自己这个侄子,竟然单纯天真的傻到,是自己这个大伯的面子,人家老板才对他另眼相待!

郝文刚也不用脑子去想想,自己有这么大面子吗!

“郝局,你有事儿就直接说好了。”

赵一凡听到郝峰的话,心里已经猜到了他的目的了。

“赵医生,对不起,都怪我没有管好自己的侄子,给您又添麻烦了。”

郝峰尴尬到了极点,苦笑的说道:“最美歌声的老板刘强,把郝文刚他们送到巡捕局了,由于没有那么多钱,所以郝文刚他们被扣在了警局里,已经被关了一天一夜了,我刚才过去了解了一下情况,也狠狠教训了一番他们。可是,这个事情,总得解决吧对不对?说实在的,我给您打这个电话,真是挺没脸的……”

“呵呵,郝局,我知道了。”

赵一凡打断了他的话,直接了当的说道:“你就说吧,需要我帮什么忙?”

郝峰心里越发愧疚了,尴尬的说道:“赵医生,巡捕局那边的意思是,既然消费了,那就要把钱还上,如果数额太大,双方可以协商解决,您能不能出面和那个刘总说一声,让他少要一些钱?我弟弟他们是真没有这么多钱,除非卖房子还差不多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赵一凡嗯了一声,说道:“我这就给他打电话。”

“谢谢您了赵医生。”

郝峰忙不迭的感激着说道:“等这个事情解决了,我一定让郝文刚这不成器的东西给您斟酒赔罪!”

“呵呵,那倒是不用了。”

赵一凡笑了笑,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好了,就先这样。”他没有想到,刘强还真是一点没打折扣的执行了自己的话,一瓶拉菲在外面也不过十几万块钱,稍微好一些的餐厅,售价或许会贵一些。

但刘强这种硬是给标了八十二万的价格,用来彰显档次的做法,有点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了。

赵一凡找到刘强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。

A市分局。

郝峰挂掉了电话,旁边迫不及待等着结果的弟妹,立刻忙不迭的问道:“哥,赵医生他怎么说的?能给刘总打电话说句好话不?”

郝峰没有理她,俗话说的好,慈母儿败家,郝文刚从小就被她惯的,二十多岁的人了,什么事情都不懂,这次的事情,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!

哼了一声,郝峰对弟弟说道:“老二,我跟你说,今天的事情,严格的来说,已经算是违反规定了,你也知道我的,从来都不办这种事情,今天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这个事情结束后,你最好把你儿子好好管教一番,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,别打我旗号,也别来找我,我不会再管的!”

“哥,我知道了。”

郝峰的弟弟嗯了一声,转过头将他老婆一顿训斥:“我告诉你,以后我教训儿子时,你再拦着我,下次他还要上天呢!”

教训了一番后,郝峰的弟弟犹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哥,你说,这个赵医生给刘总打电话,能少赔多少钱啊?”

“我怎么能知道?”

郝峰眉头一皱,不悦的说道:“怎么着,难不成我还追着问赵医生,我说能帮我砍下多少价钱?求人办事,你以为是在菜市场买大白菜,由着你心情来决定?人家赵医生肯答应就不错了!”

“是,是我知道了哥。”

郝峰的弟弟被训的连连点头。

没过几分钟,一辆黑色的奔驰开到了巡捕分局门口停下,穿着一身黑西装,有几分人模狗样的刘强,大步走了进来。

“刘总你好。”

看见刘强进来,郝峰等人打起了精神,赔着笑打着招呼,这件事情说破天,也是刘强有理。

没错,一瓶拉菲标价八十二万,是有些离谱太贵了,可是又没有人让郝文刚强制消费?

所以既然你喝了,那么就要按照人家的明码标价去付款,想要耍赖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事到如今,只有刘强这边松口,愿意让少赔偿一些,郝文刚才能被放出来,否则将会被移交起诉上法院,到了那个时候,事情就更大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