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2023TXT > 玄幻 > 镇国医圣 > 第八十九章潜伏生息

下楼来到一棵树叶掉光,光秃秃的大树旁,赵一凡伸手抚摸着树干,神念随同灵气,一起进入树中。

他察觉到树干的表层上,有一层细微的鳞片,包裹在树干外,仿佛一层被子似的,在树干内部,有类似于“树糖”的糖分,均匀的分布在其中,起到保护、抗寒的作用。

最重要的是,树木在冬季,已经完全停止了生长,所以内部储存的养分,全部都用来抗寒,内部储存起来的养料,完全可以支持它安全无恙的越过冬季。

等待来年春天到了,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赵一凡由此联想到了一些事情,修行者们在修炼途中,和树木的春冬轮回,颇有一些相似之处。

修行者不断的汲取天地灵气,温润洗刷滋养壮大经络,这和树木在春夏季节,吸收阳光、雨露、不断壮大生长,在本质上而言,是一模一样的。

而修行者们一旦停止修炼,就会慢慢退步,甚至是出现“掉阶”想象,比如从炼气五层,退步到炼气四层,所以才有修行入逆海行舟,不进则退的老话。

这就造成了修行者必须勤辍苦练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苦修,才能打破桎梏,突破自我。

但,如果像是大树这样,在春夏季节肆意生长,在秋冬季节储存养料,待到来年,焕发出更大的生机,是不是会更好?

赵一凡思忖着,下意识的,控制着体内灵气,将运行速度变缓、变的慢吞吞,一瞬间,他突然有种仿佛和身旁的大树,合二为一的错觉感。

外表枯老,仿佛失去活力生机,但其本源精华,深敛体内其中。

这宇宙间万物,无一不是如此,有生机焕发、有生机勃勃,同样还有瑟瑟秋冬,潜伏生息!

刹那间,赵一凡浑然忘我,觉得自己仿佛化身成为了一颗树木,扎根在大地上,和这大地、天空、世界、万物融为了一体。

旁边玩耍的小孩,注意到赵一凡手抚摸大树,一动不动的样子,觉得有些奇怪,一个调皮的小男孩,眼睛一转,点燃一个鞭炮,扔到了一旁。

啪的一声。

赵一凡从那种奇妙的状态里清醒过来,几个熊孩子吓的向远处跑去。

“这群熊孩子。”

赵一凡苦笑了一声,刚才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,让他感悟颇深,隐隐约约的,感觉到了一些东西,对于修行很有帮助,但只可惜,沉溺的时间太短了。

又重新尝试了一次,却是再也进入不了那种玄之又玄,仿佛融入天地间的状态了。

“真是可惜了。”

赵一凡一边上楼,一边心里琢磨着,刚才那种玄妙状态,有可能就是师父曾经说过的“天人合一”,只是时间太短了,没有来的及让他细细体悟。

但赵一凡并没有因此懊恼后悔,修行,原本就是随缘,勉强不来的,能够在误打误撞之下,进入传说中的“天人合一”状态,已经让他获益匪浅了,如果幻想着能够短时间内,再次进入一次,那可真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。

刚才在“天人合一”的状态下,让赵一凡领悟到了生命的另一种状态。

他将这个状态称之为“潜伏生息”。

就像是树木一样,在寒冷冬季,外表上看去,生机全无,但实际上在它的内部,却是生机勃勃,只是在等待来年,春暖花开之后,重新焕发出生机。

潜伏生息并非是消极,而是主动积极的一种方式,在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中,树木就依靠这种方式,将生命不断延续,壮大,生存百年,甚至是千年!

“修行者的气血,要比普通人强大许多,就像是一根蜡烛,普通人是黯然无光的火苗,而修行者的火苗则是十分明亮。”

“一阵风来了,修行者的火苗,仅仅只是摇曳几下,就恢复了正常,这得益于他们强大的气血恢复能力。”

“而普通人的火苗,则随时会被熄灭。因为他们体质较弱。”

“但如果没有意外发生,同样长短的蜡烛,修行者燃烧的速度会比普通人更快!”

赵一凡沉思着,在“潜伏生息”的状态下,将体内灵气运行速度大幅放缓、放慢,意味着生命可以延长。获得更多的修行时间。

而在以前,人类开始迈出修行的第一步,实际上其核心本质目的,就是为了让自己寿命延长,只不过在这其间,有人发现修行除了延长寿命之外,还可以获得超乎常人的力量,于是有人开始追求这种力量,并将它视为修行的核心根本。

但这样的人,最终往往都会落得走火入魔的下场。

“潜伏生息、潜伏生息……”

赵一凡回想着刚才在天人合一状态下,自己仿佛变成树木的那种感觉。

他的身体,开始发生了变化。

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开始失去光泽、弹性、水分,仿佛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一样,紧接着,赵一凡的头发,由黑泽光亮,也变成了黯然无光,灰蒙蒙的。

赵一凡仿佛在片刻间,苍老了几十岁似的。

照了照镜子,他咧嘴一笑,心念一动,体内灵气运行陡然加快,接着,皮肤开始恢复弹性水分,头发也缓慢的恢复了光泽。

就像是返老还童一般。

比魔术要神奇百倍。

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……”

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想着刚才的那棵看似毫无生机的大树,赵一凡反复咀嚼琢磨着。

忽然间,电话响了起来。

打断了赵一凡的思绪。

他皱了皱眉头,今天似乎不论自己做什么事情,都总是有人来打扰。

拿起电话,看了一眼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来自于京都市。

“喂,你好,请问是赵一凡医生吗?”

电话那边,是一个浑厚响亮、中气十足的中年男性声音。

“嗯,是我,你是?”

赵一凡有些意外。

“赵医生,我叫林少安。”

“哦,你好。”

赵一凡敷衍的说着,心里思忖了一下,自己不认识叫林少安的人啊,他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?

“赵医生,给你打电话的目的,是想请你来京都市走一趟,看一下我父亲的病。”

林少安客气的说道:“就是你昨天看过病历的那个病人。”

赵一凡恍然大悟,难道他会知道自己的电话。老实说,对于这个病人,赵一凡心里是有些腻歪的——拿着一本病历,到处询问人,弄的神神秘秘的。

“哦,林先生,不好意思,我这个人懒得走远路。”

赵一凡婉拒道:“你还是另寻高明吧。”

“赵医生,你放心,即便你治不好,我也会付给你一定诊费,不让你白跑一趟,并且负责来回的机票钱。”

林少安连忙解释着。

“不是钱的问题。”

赵一凡干脆直接了当的说道:“是我不想去,明白了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林少安楞了一下,“赵医生,不是说,医者父母心吗?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。”

“林先生,你说的没错。医者父母心,但如果每一个病人都这么说,那我岂不是得忙死?”

赵一凡淡淡的说道:“就这样吧,你父亲的病,还是另寻高明吧。”他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除了懒得跑之外,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昨天聂先生等人的态度,让赵一凡很不爽。

自己之所以答应过去,那是给郝峰和唐云涛两人面子,可笑那个聂先生,居然还端着架子教训自己,真以为自己是他的下属,或者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?

没过一会儿,电话又响了。

是郝峰打来的。

“赵医生,您在家里吗?我在楼下啊。”

“你在楼下?”

赵一凡拿着电话,走到窗户前,果不其然,看见郝峰站在楼下,冲自己挥着手。

“那你上来吧。”

赵一凡将门牌号告诉郝峰,几分钟后,就听见了敲门声。

“郝厅,你怎么来了?”

打开门,让郝峰进来,赵一凡直接了当的问道。

“赵医生。”

郝峰闻言苦笑,坐在沙发上,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啊。实不相瞒,我这趟来,是来当说客的。走一趟京都市帮忙看病。”

“是那个林少安让你来的?”

赵一凡皱起了眉头。

“林少安?”

郝峰一愣,摇头说道:“不是他,我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赵一凡看了他一眼,发现郝峰表情十分自然坦诚,根本不像是在说谎,况且,赵一凡也相信,郝峰没有必要骗自己。

这下子,赵一凡反而有些糊涂了,“那是谁让你来当说客的?”

“咳咳,是另有其人。”

郝峰干咳了几声,含糊的说道:“反正不是您说的这个林少安。”

赵一凡点了点头,淡淡的说道:“那就请回吧。这个忙,我不打算帮。”

“赵医生。”

郝峰来之前,其实已经想到了,赵一凡可能会拒绝,但是没有想到,他竟然拒绝的如此干脆,登时就苦笑起来,说道:“您先别着急拒绝行不行?容我把话说完好不好?”

“嗯,那你说吧。”

赵一凡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。

“我知道,昨天的事情怪我。”

郝峰叹气,说道:“让您受委屈了……”

“这些话,就不用说了。”

赵一凡直接打断他的话,“郝厅,我不是纠结这些事情,而是我不想去。你明白了吗?”他略微加重了几分语气。

郝峰一愣,仔细琢磨了一下赵一凡话里的意思,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明白了赵医生,对不起,是我太唐突贸然了,您别生气。老实说,这差事我也不愿意来,但是没办法。”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

赵一凡耸了耸肩膀,淡淡一笑,说道:“你想多了。”

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,郝峰站起来说道:“赵医生,那我先走了,还得回去给上面的人回话呢。”

赵一凡点了点头,将郝峰送到门口,郝峰突然间想起来一件事情,拍了拍头,笑道:“对了,差点儿忘记一件事情,赵医生,您认识一个叫杨致远的老人吗?他应该是个中医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听到杨致远这个名字,赵一凡身体一震,一把抓住郝峰,“你从哪听到这个名字的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