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2023TXT > 玄幻 > 镇国医圣 > 第九十一章林老

走出安检通道,赵一凡看见等候在外面的人,有人手里拿着“N省赵医生”的字样。

是一个年约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

身材匀称,腰板笔直,留着寸许平头,显得十分精干利索。

“你好,我就是赵一凡。”

赵一凡走过去,打了一声招呼。

“你就是赵医生?”

接机的年轻人楞了一下,旋即,一边打量着赵一凡,一边伸手和他握了一下,说道:“赵医生,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。你好,我叫林杰。”

赵一凡挺欣赏他的直爽,不可置否的笑了笑,“咱们走吧。抓紧时间。”

林杰点头,笑道:“好的。”

看见林杰开来的车,赵一凡略有些意外。

竟然是一辆奥迪A6,一般情况下,三四十岁的中年人,喜欢开奥迪A6,显得沉稳大气,但放在林杰的身上,未免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。

林杰似乎并不怎么爱说话,恰好赵一凡也不是爱闲聊的人,一路上,两人也没有说几句话。

进入市区,东拐西绕的,来到一处十分僻静,有些特殊的住所。

之所以说这里特殊,是因为周边放眼放去,到处都是高楼大厦。而这个胡同里的房子,还是以前京都市标志的四合院。

在胡同的入口处,还有一个岗亭,立着拦杆,上面刷着“禁止闲人进入”的字样。

岗亭里面,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士兵,而不是保安。

看见奥迪车前面放置的通行证,栏杆才升起。

赵一凡微微眯起眼睛,心里思忖着,这个病人的身份不简单啊。

胡同里面十分安静,和外面车水马龙、热闹喧嚣的街道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仿佛像是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似的。

赵一凡和林杰进入一个普通的四合院里,林杰喊了一声:“爸,我和赵医生回来了。”

脚步声响起,林少安走了出来。

“赵医生你好你好,辛苦了。”

林少安看了一眼赵一凡,顿时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。

赵一凡却是注意到他眼眸深处,那一闪即逝的惊讶,只不过林少安掩饰的很好罢了。

“我父亲听说你认识杨医生,高兴的连精神也好了许多。”

林少安和赵一凡握了握手,笑呵呵的说着,有意无意的看了林杰一眼。

林杰微微点头。

“先看看病人吧。”

赵一凡松开手,平静的说了一句。

“好,赵医生请随我来。”

林少安点头,领着赵一凡走进了房间里。

阳光穿过玻璃,落在这个坐在轮椅的老人身上,他头发花白,脸颊微陷,双腿上放置着一块毛毯。

房间里温度很高,至少有二十四五度左右,但老人依旧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。

听到脚步声,老人睁开眼眸,一瞬间,被病魔缠身的老人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,一个威严肃穆,铁血肃杀的战神!

赵一凡身体一震,难以置信的脱口说道:“您……您是林老?”他下意识挺直了身体。

虽然是在山上长大的,但赵一凡也并非什么都不知道,相反,由于李逍经常给他讲起过去那个动荡不安的岁月,让赵一凡对于一些英雄人物,格外的感兴趣。

在那个时代里,如果没有那些英雄人物的舍身付出,就不会有今天的和平。

而眼前的林老,据说,当年敌人听到他的名字,都吓的主动撤退,不敢交手。

真正的让敌人闻风丧胆!

他的事迹,被撰写进历史书中。

赵一凡从未想过,他竟然有一天,会见到自己崇拜的英雄人物。

“你认识杨致远杨医生?”

林老的目光锐利如剑,审视着赵一凡,他其实有些失望,起初,他听儿子说,在N省找到一位可能认识杨医生的人时,林老顿时大喜过望。

并非是因为自己的病,有可能被治愈,而是因为苦寻了几十年,终于能够找到当年救命恩人的消息了!

面对曾经叱咤风云的林老提出来的问题,赵一凡想了一下,没有丝毫隐瞒,坦然的点头承认道:“林老,您说的杨医生,是我的师兄。”

“什么?”

林老闻言,身体一震,眼眸里满是震惊。但旋即,他就将自己的震惊收敛起来,不动声色的看了站在门口的林少安一眼,淡声说道:“少安,你先出去吧。”

“爸……”

林少安楞了一下,看了赵一凡一眼,没有动弹。

“放心。”

林老露出一个笑容,沉声说道:“我和赵医生有话要谈。”

林少安有些踌躇,想了想,还是转身走了出去,将房门关住。

“咳咳。”

林老咳嗽了几声,紧接着,猛烈的咳嗽起来,“咳咳咳……”他的脸上浮起一丝不正常的红晕,身体微微的颤抖着。

赵一凡见状,脚步动了一下,但立刻又停了下来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林老,我帮您看一下?”

“好……咳咳咳!”

林老勉强说出一个好字,又不停的咳嗽起来。

赵一凡走到林老身旁,伸出手放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揉按着,顺势不动声色的输入一道灵气,探查了一下林老体内的情况。

这一探查,赵一凡心里一跳,林老的病情,比自己之前从病历上逆推出来的情况,还要糟糕。

看样子,病历上面,还有许多情况都是进行了相应的处理,隐瞒。不过这也正常,毕竟,林老的身份太特殊了!

赵一凡明白了,为什么会有曾强拿着病历,召集一群权威专家分析病情的行为了。

之前他还觉得病人太过于神秘了。

现在看来,都是必要的。

寒毒已经开始泌入他的脏器了!

但林老毕竟戎马征战多年,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出许多,而且,林老年轻时,应该还是一个练家子,因为他体内有一股精纯的气息,在护着他的脏器,和寒毒进行着斗争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还能够坐在这里,如果换成普通人,早就不行了。

赵一凡揉按了几下,感觉时机差不多了,手攥成拳,轻轻在林老后背穴位上一敲,林老猛的一声咳嗽,咳出一团隐隐发黑的浓痰。

“呼……真舒服。”

林老停止了咳嗽,摆了摆手,说道:“赵医生,请坐。”

赵一凡依言坐了下来,腰挺的笔直。

“不用这么拘谨。”

林老忍不住莞尔一笑,说道:“赵医生,你真的和杨医生是师兄弟?我看怎么不像啊。杨医生当年可是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啊,孤身一人,在那个年代里……”他眼里露出缅怀的神色。

这是赵一凡第一次,听到杨师兄的事迹,心里顿时激动不已,只可惜,林老只说了几句,就停了下来。

“不过。”

林老收起思绪,锐利如剑的目光,变得缓和下来,看着赵一凡淡淡一笑,亲切的说道:“从你的手法上来看,你肯定就是杨医生的师弟了,这骗不了人,我记得当年杨医生第一次给我治病时,也是像你这样,只是用手揉按了几下,我就立刻觉得很舒服。”

“一转眼,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啊。你是我遇到第二个会这样手法的人。”

他感慨不已,笑道:“这算不算是你们的独门手法?”

赵一凡承认说道:“是的林老。”这的确算是丹符门的独特手法。丹符门以医入道,对于医术的了解,在医术上的造诣,在整个玄门之中,都是无人能及的。

“林老。”

迟疑了一下,赵一凡试探的说道:“您当年是怎么认识我师兄的?能说来听听吗?”他想知道更多关于杨师兄的事情。

毕竟,杨致远现在算是赵一凡唯一的亲人了。虽然还没有见过,但这并不会阻碍两人同门的感情。

林老呵呵一笑,说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……当年我那会儿刚入伍打仗,有一次受了重伤,在老乡家里躲着养伤,但是由于缺乏药品,我的伤口开始化脓发言,感染的很厉害,老乡冒死找了几个大夫来帮我治病,那几个大夫过来只是看了我一眼,就直接说我这个情况,已经彻底没救了,只能是等死!”

“后来要不是恰好遇到了杨医生,我估计早就不在人世上了……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,杨医生在给我治病时,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,整个村子都进行大搜查,我当时也走动不成,后来几个敌人端着枪搜查到了我,要把抓我走,杨医生仅仅只是用了几根银针,就杀掉了那几个人,把我救了下来。”

说到这里,林老停了下来,回忆着当年的情景,杨致远手一扬,那几个人的眉心正中间,就多出来了一根银针,一声没吭,摔倒在了地上。

那情景,林老至今都记忆犹新!

顿了一会儿,林老接着说道:“杨医生后来治好了我的病,又教了我一种呼吸吐纳的方法,可以强身健体,我一直按照这个方法练了几十年,呵呵,如果不是这样,恐怕在农场劳动改造的那个冬天,我就被冻死在河里。”

“不过也正是因为那年冬天,双腿在冰彻刺骨的河水里,泡了几个小时,才落下了病根,留下了隐疾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